湖州永順商務公司是湖州地區一家合法正規注冊的討債要賬公司
網站轉讓聯系手機微信 133 9573 1155(討債業務請不要聯系)


討債新聞



3個故事告訴你,不專業的討債才會死人


時間:2017-7-4 10:28:03 訪問:548


1、錯不在高利貸,在討債者


刺死辱母案被媒體曝光后,高利貸再次瞬間成了眾矢之的。被冤枉成袖手旁觀的銀行成了冷漠的代名詞,“血腥”的高利貸則幾乎成了實體經濟不行的替罪羔羊。可問題是,高利貸所謂的高利,只有當借款者去借時才有意義,畢竟不是高利貸逼著人去向他借錢的,最后怎么又錯在高利貸了呢?


高利貸的悲劇在于,他無論借或者不借,在道德上都在下風。


在幾次演講中,我都問聽眾對于高利貸的印象,評價都是正負各半。但有次我在檢察院交流時,我問了當時在座的檢察官們,如果一個人非常急需用錢,比如家人等著錢做手術,另一個人又及時借錢給他,條件是收取高一點的利息,請問這是否符合公平正義?令我意外的是,檢察官都一邊倒地認為,高利貸是不正義的。但是他們沒有回答的是,如果缺錢的人總借不到錢,是否正義就得到了伸張。  湖州討債公司


那么問題來了,如果錢借出去了,對方后來遲遲不還,作為經濟受損的一方,為什么出借者反而又在道德上備受指責,難道就因為他賺得多?但是,地主家也沒有余糧。


實際上,高利貸的利率之所以高,原因有三。一是因為時間溢價,有些人就是借錢借得急,雖然也有廉價的資金,可是遠水救不了近火;二是因為心理溢價,高利貸者普遍承受不小的道德壓力,因此他也會索取更高的溢價,以彌補心理上的落差;三是稀缺溢價,高利貸本身是一項門檻很高的生意,不是誰都能玩得轉的。


如果刺死辱母案之后,板子被打在了高利貸者身上,接著高利貸者不僅在道德上被抑制,還在法律上被進一步打壓,那么會出現什么樣的后果?


一是錢更難借了,無論是急需用錢的人或者企業,他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籌錢,畢竟銀行的錢總不是那么好借的。二是利息更高了,既然借錢的需求始終存在,愿意承受道德壓力和政策壓力繼續放貸的人又更少了,那么高利貸的溢價自然更高。湖州要債公司


可見,無論從道理上考慮,還是利益上考慮,高利貸者都不應該背刺死辱母的鍋。


那么誰應該背鍋呢?我認為是那些業余的討債者。

 

2 、討債是門技術活,不是流氓干得了


對于放貸機構而言,討債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。銀行有不少的壞賬,小貸公司、P2P平臺也都會面臨借錢不還的人。壞賬之所以產生,有些是因為企業經營不善或者資不抵債,但也有不少時候,就是因為有老賴,他們明明還有家底,自己吃香的喝辣的,出門坐頭等艙,但就是不愿意還債。


在缺乏成熟信用體系的社會,當只要臉皮厚,失信成本就不算高時,對于放貸機構而言,系統培養恰如其分的職業討手是必不可少的。


在一定程度上,討債者簡直是維權正義的化身。我甚至可以斷定,如果沒有討債者,金融機構的壞賬率何止再翻一倍。


 

 


討債很重要,但討債也是門技術活,這個活絕對不是一般人想象中那樣,什么地痞流氓黑社會可以做的來。在刺死辱母案中,那群討債者無疑是最失敗、最沒底線的從業人員,屬于典型的反面教材。就我認識的有限幾位討債者,他們的素質之高、專業之精,無不令我嘆服。


在金融行業從業這幾年,我有幸結識了“91債拳”這樣的催討機構及民間借貸業傳奇人物“戴行長”!早些年為學討債這門手藝,他還曾專門拜師,他師傅是溫州人,40多年前就開始為典當行討債,其從業經驗比改革開放還要久遠。戴行長學成出師后,自己也南征北戰多年,如今他的徒子徒孫都已開宗立派做了催討公司老板。


關于合法討債的方法,讓他說上三天三夜也不夠。為了能合法討債,戴行長幾乎將法律研究到了挖地三尺,很多律師都難以望其項背。


比如他們找到老賴后,根本不會綁架,他反而會帶著你去攝像頭可以拍到的地方,讓你用自己的身份證開賓館。但是你也別想聯系上別人,更別想開溜,因為他們有信號屏蔽器,只要299!你的電話無法使用。他們會對你客客氣氣,但你也別妄想拍拍屁股走人。


對于你的人身安全,他們比你的親人還要重視。為了保證你的人身安全,他們在和你相處時,甚至會用錄像全程記錄,防止有些老賴中途耍詐,找警察說自己被打或者被虐待。


“催收是不可避免的,我們的原則也是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。我們也不會多要,該多少就是多少。“所以我們管自己叫清道夫,清理壞賬。管我們的業務叫陽光催收、綠色催收或白色催收”,戴行長說的時候,滿臉誠懇。

 

 

 

 

南方有家小貸公司,他們的壞賬率只有驚人的千分之幾。我的一位朋友對該項指標驚為天人,于是組隊去該公司考察學習。一番推杯換盞之后,那家公司老板私下告訴我朋友,其實他們的本質是一家情報公司。


比如他們借別人錢之前,首先會將這個人家人、同事甚至情人關系都摸清楚,還會將家庭住址、工作單位、出入場所摸得一清二楚。如果借款人按時還錢,大家皆大歡喜。如果對方欠錢不還,他們開始會溫柔提醒。但如果對方敢賴皮,他們就會根據之前搜集的信息,不時上門向你的家人、同事問好宣傳,或者將你和情婦的照片寄給你夫人觀摩,除非你與原來的關系網一刀兩斷、重新做人,否則根本無法抵擋得住這種攻勢。朋友聽完之后,直呼醍醐灌頂。


我還認識一位律師,他如今也是辭職不干主業,創業做起了催收業務。他告訴我,對于有些明顯有錢卻賴著不還債的無良企業,他們琢磨出了很多合法而匪夷所思的方法。


比如有次一家企業賴賬不還,他們先塞了幾包煙給門衛,弄清楚誰是那家企業的會計。接著找專業乞丐整天跟蹤這名會計,定位了這家公司的出納,并弄清楚這家企業開戶的銀行。然后再勾搭上這名出納,直接甩過去幾萬塊錢,告訴他,要么跟這家沒前途的企業一起死,要么說出這家企業的有效銀行賬號。等著賬戶一搞清楚,他們立即去法院申請財產保全,避免財產轉移。


以上三例,均為親耳所聞,其構思之精巧,對人性之洞察,令人嘆為觀止。相比之下,山東那11名脫褲子、往人嘴里塞鞋的討債人,簡直招人鄙視,連討債專業的門都沒摸到。難怪戴行長都痛心疾首地說,“現在的同行,越來越沒技術含量了”。湖州收債公司。

 

3 、楊白勞革命有理,黃世仁借錢有罪?


光良說,童話里都是騙人的。其實騙人的何止童話,樣板戲也是。戲里是黃世仁逼死楊白勞,戲外則是楊白勞逼死黃世仁。

 

陳志武教授在一篇論文中就考證出,清朝高利貸數據表明,利率越高,放貸方死亡率越高。從業多年的戴行長也告訴我,他見證討債風云這么多年,欠錢跑路的人不少,跳樓的人則不多,但是討債者被致傷致死則不罕見。


實踐證明,討債比借錢更加危險。因為從一開始,雙方就站在不對等的位置上,討債者是典型的色厲內荏。如果是專業的討債者,他們是真心誠意地希望欠錢的人身體健康、財源滾滾,這樣他才能不辱使命,但欠錢的人則未必存此善念。所以,日本訓練有素的討債人,恨不能天天跪著你身后,雖然也會口出威脅之語,但跟著就是“麻煩了”、“不好意思”、“打擾了”,逼得你分分鐘想切腹。戴行長在日本的傳奇“討債培訓”經歷也許可以找時間再和大家分享。


只有那些一天拿幾百元固定工資的臨時工,才會像惡鬼一樣兇神惡煞,根本不在乎欠錢者的死活,說白了,他們是不專業。這個世界的邏輯是,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。


 

說了這么多,并非替非法討債者翻案。只是在山東這個本不復雜的案子里,涉及到欠錢者、出借者和討債者三方,南周報道了看似倒霉的欠錢者,輿論聲討了高利貸的出借者,只有死了人的討債者卻是少有人問。作為金融從業者,我只是以我所知告訴各位。至于是非,各位不如設身處地想想?


 

回過頭來想,討債者的存在本身就是件詭異的事。討債者的盛行,折射了欠債不還的普遍。歸根到底,還是老賴的失信成本太低,所以他寧愿厚著臉皮死扛。

 

誠信是金融的基礎,如果我們放出去的錢總擔心收不回來,非要靠催債公司才能討回,那么有錢人還怎么回報社會,又哪來的資金流入實體經濟呢?誠信制度的建立刻不容緩,原因正在于此。就是應該讓那些失信者寸步難行,坐不了高鐵、上不了飛機、刷不了金卡、借不到資金,這樣才能讓守信比耍賴更劃算。


最后,我又不免想起戴行長臨別前的一句話,“殺人償命,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”。這句話誰都耳熟能詳,但每每事到臨頭偏又忘記,總覺得情大于理,為欠債者不平。殊不知,催討者的辛酸與地獄般的心理折磨,出來混,總該還吧?

 

 

 推薦閱讀:

湖州討債公司:老賴拒收傳票想逃避懲罰,休想!!

打催債電話的技巧

催債別怯場,不卑不亢述衷腸



pc蛋蛋玩法规律经验